釋放你的雄風吧 讓性福不在說NO-2h2d 台灣屈臣氏
来源:2h2d持久液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6-09-24

 釋放你的雄風吧 讓性福不在說NO

  接受你的性幻想
  毫不誇張地說,“性福”的秘密就在於對攻擊性的良好管理。如果它被抑制,會使性關係黯淡,令人有失望和挫敗感;如果它過盛,則會轉變成暴力。要想找到平衡,男人和女人都一樣,都有必要回歸自己內心的欲望,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承認和接納自己的性幻想。
  “我經常想像自己跪在一個男人面前,他穿著鎧甲,像一個王,我叫他‘我的主人’,他用劍——一劍挑開我的衣衫,衣服碎片在空中飛舞……然後他用兩臂卷起我,把我扔在叢林中,我是他逃跑的女奴,我跑,他追……不過一想到這裡我就不讓自己想下去了。”28歲的卡卡說。33歲的燕子則堅稱自己沒有性幻想。她說:“我都已經是一個5歲女孩的母親了,有性幻想會讓我有負罪感的。”
  在心理學家看來,太多的人害怕自己的性幻想,極力排斥性幻想,是因為他們把性幻想放在了道德的秤盤上,再進行嚴厲的評判。性學家布裡吉特說,有很多因暴力性幻想而恐慌的男男女女找他諮詢。“我的工作就是幫助他們區分性幻想和真實的行動。事實上,性幻想會創造一種滋養欲望和釋放身體的能量,在相互尊重的固定的性關係中,我們完全可以借助性幻想來釋放各自身體中隱藏的攻擊性。”
  “與一個極其主動甚至有強烈控制欲的男人在一起時,自己很享受,這並不會把自己變成一個卑微屈從的女人。”39歲的蘇堇花了很長時間接受這一點。“在工作中,我領導著一個近10人的團隊,我是頭兒,一切我說了算。可是一上床,我就喜歡被控制,我喜歡臣服在我愛的男人的懷抱中。”
  而36歲的呂茜和她的伴侶則找到“性愛雞尾酒”的完美配方。“我們可以花3個小時在一起纏綿廝磨,大膽放縱,毫不避諱地談論我們所渴望的性,甚至編排一些性劇本,相互配合演繹,我們都是在用最原始的方式來釋放內心的衝動。”
  衝動,主宰,屈從……這些對性欲的普遍措辭成了限制人們性欲自由的阻礙,似乎唯一能被接受的性欲必須是文明開化的,應該完全擺脫動物性的需求。“這無疑是忘卻了我們也是食肉動物。性欲本來就與生命延續的本能相關,性愛關係中本就存在力量關係。”性學家米雷耶•杜布瓦-薛瓦裡耶(Mireille Dubois-Chevallier)說:“我們今天之所以傾向於排斥性欲的攻擊性特徵,首先是因為性在多個世紀以來一直被當作是壓迫女性的同義詞。直到經過近現代的性解放和女權運動,女人們才終於能夠說出自己的需求,獲得性愉悅的權利。” 
  重新樹立男子氣概
  在這個問題上,其實男人同樣困惑。男人已經意識到,女人對他有雙重要求:一方面,女人希望男人是一個生活中的伴侶,對自己寵愛有加、溫柔體貼;另一方面,她們又希望男人在床上是強壯的和控制的,雄風漫捲。
  “我覺得這可比兩面派都難做。”一位北京的設計師說:“也許這樣的男人有,但我很懷疑能有幾個——一個特體貼的男人能在床上很威風嗎?”很多性治療師告訴我們,大多數去諮詢的男人,都感覺被女性對他們的雙重需求所困擾,不知道如何滿足她們。
 
  “他們很難堅守其雄性特點,不善於管理自己的性力量。”心理學家迪迪耶•杜馬(Didier Dumas)這樣認為。“或者他們抑制,希望能夠插入對方,滿足對方但又不嚇到對方,行為表現得就像個小男孩一樣;或者他們聽任自己的衝動,只尋求滿足自己的欲望,在性上粗暴。”
  性學家認為,男人只知道抱怨這種雙重需求,卻不知道其實這給了他們一種可能:能夠更豐富地展現自己的雄風。他們完全擁有去反駁的話語權,去表達他們的欲望和性需求,而不是跟著女人的需求走,也不用去“擔當”傳統男人的楷模。心理學家迪迪耶給女人的建議是:說出對方給你帶來的快樂,這樣可以幫助男人充分發揮其雄性能量,既不壓抑也不粗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