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種豔遇癢到心裡
来源:2h2d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7-03-13

應編輯部的要求,我特地約34位朋友來我住處聊天,有關男女關係,有關豔遇。  

 

4位嘉賓都極富個性,他們對於這個話題都很有發言權,因為他們皆聲稱“渴望豔遇”。我們先認識一下這4位元:吳慶,28歲,已婚,“的士”司機,男性;小冰,女,大三學生,看起來像是22歲;林衛權,公務員,男性,32歲,已婚;某外企副經理劉君,30歲,自稱鑽石王老五。

 

豔遇的四種版本  

 

一、主角小冰:我喜歡浪漫情緣。愛情如果不浪漫,還有什麼意思?為什麼過去只有對男人說:“你豔福不淺?”女孩子一樣可以享受豔遇的美麗與刺激。   

 

一天,眼看雨就要來了,我故意走過體育系的那條石板路。我喜歡高高大大的男孩,我希望在雨中驚逃的時候,會有一把傘從天而降。當我抬頭看天時,他會扶著我的肩膀說:“跟我一起走!”   

 

而事實上,我與他也是這麼認識的。渴望豔遇,需要勇氣,還有那種說不清的緣。現在我很珍惜他。畢竟,這場暴雨中的愛情邂逅詩意盎然。   

 

二、主角吳慶:開車時,我一般不愛搭理乘客,因為他們大部分趾高氣揚的。可有一天,一位女客人緊挨著我坐在前排。一縷很淡的體香令我有點慌亂,她問我:“可以點根煙嗎?”   

 

我點點頭。她抽煙的模樣很漂亮。  

 

我問她:“去哪兒?”  

 

她說:“隨便,今夜就陪我逛福州城。”   

 

這種女孩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,很有《北京人在紐約》裡的那個阿春的韻味,帶一點風塵味,但不俗。更確切地說,有一種“良性的風騷”。我被她吸引了。   

 

終於停在一家酒吧門口。我請她喝酒,我們聊了一夜。當晨光從東方漫開來時,我們在一盞剛剛熄滅的路燈下吻別……   

 

我不問她從哪裡來,她也不問我將到哪裡去。   

 

她很不快樂。但分別時,我看到她扔掉了煙、打火機,她說:我將用快樂的心情,來回味這一夜!   

 

三、主角林衛權:結婚7年了,有一種說不出的孤獨。在家裡,總沒好心情——老婆嘮叨,小孩頑皮。曾經的柔情,一天天消失。性愛也成了一種例行公事。常一個人在衛生間裡抽兩個小時的煙,不為別的,只是覺得悶得很。   

 

所以,我喜歡出差。在旅途中,我希望有一個人,應該說是夢中情人向我走來。終於有一次,在去上海的列車上,遇到一個同樣是“愛出差的人”。這位小姐是位廣告人。她在與我極投機地閒談後,為我看了手相。我把手給她。醉翁之意不在“手”,她似乎也心領神會。   

 

一夜過後,我們在月臺上分別。僅僅拉了一次手,擁抱了五分鐘,什麼事也沒發生。但那種精神上的愉悅,無法形容,似乎還有一絲絲的傷感。這種感覺不錯。   

 

四、主角劉君:我有點反叛,不喜歡婚姻,或稱不適合婚姻,至今仍是光棍。我酷愛工作,很敬業,但也懂生活,什麼新潮,都趕得上。我不想太委屈自己。   

 

為了排解偶爾襲來的寂寞,我渴望豔遇。我知道遊戲要有規則,所以我不輕易對女孩子承諾什麼。   

 

酒吧、迪吧、保齡球館等娛樂場所,都可以看見我的身影。我喜歡做愛情獵手。讓我心動的,我都會主動進攻。現代版的豔遇,不能坐著去等,去幻想。有人說,這個時代,女孩的裙子越來越短,男人的鬥志卻越來越弱。就因為我的這一點“賴皮”,還真吸引不少女孩。你想豔遇嗎?不妨讓自己看起來有點“壞”……

 

豔遇背後的心靈圖像   

 

小冰說,對他們這種學生而言,豔遇似乎還較純情,它惟一的可愛之處,在於有一種不可知的浪漫——不知什麼時候,就會有意中人從路的那一頭走來。   

 

而劉君反對這種提法,他認為渴望豔遇的人,大都抱遊戲心情,不會太認真,有時,甚至只是想體味一下出軌的心情。   

 

已婚的林衛權坦承,渴望豔遇,是因為對婚姻的失望或麻木,才產生一種期待慰藉的心理。最容易發生“愛情事故”的地方,一般是在酒吧、夜校、戶外公共場所(公園、海濱等)、影院、書店、咖啡店、車上……而這些地方,其氣氛總是不同於家庭,從而誘發感情“走私”。   

 

劉君認為,“緋聞”已不是什麼貶義詞了。現在的外遇,不一定男人風流,女人風騷;不一定沒有“共同語言”;不一定妻子兇悍;不一定太太是黃臉婆……總之,不一定是因為家庭有問題,婚姻不幸福,很多時候,它只是為了面子,為了新潮。據說,在男人的虛榮心排行榜上,列第三位的是:“一段浪漫的豔遇”,頭兩位是:香車和手機。   

 

吳慶補充說,由於心態上的開放,加上外在環境的誘因增高,男人很容易就掉入感情的漩渦。  

 

小冰批評他是給自己“犯錯誤”找藉口。吳慶的反駁只有一個成語:孤掌難鳴。   

 

對於豔遇的流行,我想,女性也應負有一定“責任”。由於“愛情至上”的口號氾濫,有些女性不管對方是否已有“家室”,只顧自己的感覺。她們的口號是“只要喜歡,沒有什麼不可以”。還有進口的口號:“要性高潮,不要性騷擾!”   

 

現在不少女性經濟獨立了,便認為不必把婚姻當作一種“謀生”的手段,寧願去追求一段又一段浪漫的、純粹的愛情。她們不要男人老土地“負責”,也“無意”去破壞別人家庭,從實踐上去完成一些男人的歪論:“喜新不厭舊!”但實際上,她們在“不要”與“無意”中,早已傷害了別人。   

 

我就曾遇到過這麼一位女子。有天下午,我和一女孩在電梯裡巧遇六次。這不是一件機率很高的事,所以,最後一次,那女子開口說話了:“我感覺到如果我們再碰一次,可能有事情要發生了!”這樣的明示,只有現代女孩才可以做出來。   

 

小冰反對我的說法。奇怪,坐在她身邊的林衛權這回竟然也為她撐腰,他大方地說,這事,更多的應怪男人。男人有個劣根性,易變,愛想入非非。他們最大的遺憾是:20歲時想追的人,和40歲時想念的、60歲時盼望的,都不是同一個人。換句話說,男人花心。男人最理想的狀況,是每20年換一個老婆。   

 

小冰補充說,為了測驗大學男女生的“意志力”,美國密西根大學的心理學家做了一個有趣的測驗。他們選定兩名年輕的俊男美女,到佛羅里達州一所大學校園做“街頭試驗”。   

 

美女分別向100名男生“靠近”,對他們說“你願不願意跟我上床?”結果有75名男生喜出望外,馬上吞口水,點頭答應;回答“不”的,只有25位。   

 

同樣的要求,由參與試驗的帥哥向100名不同的女生提出時,答案則是一百個斬釘截鐵的“不”字!   

 

小冰說這些時,臉上洋溢一種無限的自豪。說心裡話,我也贊成小冰的這些說法。   

 

看來,渴望豔遇的男人,是易燃物,但如果沒有“火星”啟動,它也是燒不起來的。

 

渴望豔遇是一種流行病  

 

劉君沉默了很久,終於又開腔了。他認為,渴望豔遇,現在已成為一種流行病。一位中年婦女(據說是劉君鄰居),曾認了位幹兄,一個禿了頂的台商。不少人議論這樁粉紅色的事件。不久,她老公也在外頭摘到一朵“小花”。這“小花”第一次上這女士家,嬌滴滴地叫該女士“嫂子”。她發火了,她指著丈夫的乾妹說:“認什麼幹兄,我13歲就玩過了……”  

 

她的意思是:怎麼現在才流行?   

 

小冰認為,社會開放了,一些素質低的人,一下子就想到“性”開放,所以“婚外性”成為不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。甚至連“婚外情”都不是,十分低級。   

 

而可悲的是,不少人的“豔遇”夢,也是以“性”為主旋律的。   

 

吳慶,林衛權兩人不約而同地聲明:“不要向我這裡看,我才不是那種人!”他們誠懇地表示,各自一次的豔遇,很乾淨,性沒有介入。或許有點遺憾,但似乎更美好。   

 

但他們都承認,在酒後吹牛時,他們也喜歡把這段豔遇說出來,讓別人“羡慕”。男人喜歡競爭,而對女人的競爭,特別富有戰鬥力,似乎也更能體現自己的雄風。   

 

流行病之所以流行,有其內在的免疫力下降的原因,也有外部的誘因。這是一個可以放鬆的時代,但不可以放縱。存有太多幻想,往往最後無法把住自己的心。責任感在人們心頭的弱化,已體現在人們的情感世界裡,這是很可怕的,因為,我們的生活畢竟還需要秩序。  

 

最後,4位嘉賓各用一句話來結束這次“主題談話”。有些事情會越爭越沒頭緒,重要的是,自己心裡必須有所思考。而這些話,是不是他們思考的結果,只有他們最清楚了——   

 

小冰:我渴望豔遇,但一生只要一次。  

 

吳慶:豔遇可以經歷,但不好擁有。  

 

林衛權:沒有豔遇,一生遺憾。   

 

劉君:再好的豔遇,有時只是一種談資,有點無聊。

 

本文由 2h2d持久液 官網推薦(http://www.tw2h2d.com

 

持久液哪裡買持久液推薦持久液專賣店